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英文版 联系我们
       
用户名:
密  码:
品名:
材质: #
规格: Φ ×
产地: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专家:防范金融风险 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发布时间:2019/3/14 9:35:00  作者:中正钢管
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如何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受到广泛的关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5日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总结称,去年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方面,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稳妥处置金融领域风险,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改革完善房地产市场调控机制。


对于2019年的相关工作,李克强表示,要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精准发力、务求实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强化底线思维,坚持结构性去杠杆,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控输入性风险。


3月1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继续进行,各代表团分组审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下称“两高报告”)。在两高报告中,均提到要服务三大攻坚战,加大对金融、扶贫、环保等领域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


“要充分看到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的客观现实,稳增长是基础、防风险是保障。”国新未来科学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徐光瑞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要坚持打好三大攻坚战,牢牢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底线思维,科学合理地用好各项政策手段,用精准发力、务求实效的理念来防控风险。


防范金融风险


记者查阅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发现,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在防风险的表述上出现了变化。2019年的表述为,“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金融财政风险有效防控”;而2018年的表述则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宏观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各类风险有序有效防控”。


对此,民生银行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温彬对记者分析,这意味着,防风险目标明显前移,正进一步聚焦金融财政风险。


多位代表委员在全国两会期间表示,当前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监管部门仍需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


3月11日,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发言时表示,只有稳住了增长才能更防地放风险,把握好动态平衡对监管是一个考验。


周亮表示,去年在防风险方面,精准拆弹,金融脱实向虚得到了遏制。“这两年通道等高风险资产减少了12万亿元,是一个不小的数字,2017年和2018年两年处置3.48万亿元不良资产,今年的力度可能还要更大一点。处置不良是为了给金融更健康发展打下基础。”


虽然在监管部门的努力下,金融乱象得到了有效遏制,但要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仍需补齐监管短板,并建立健全金融机构有序处置机制。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此前表示,银保监会今年要研究如何改组改造高风险机构,有的可能会退出市场,有的会兼并,逐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行业也需要淘汰落后、引进先进的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市分局局长金鹏辉表示,从国际金融监管趋势来看,构建以存款保险制度为核心的金融机构处置机制,推动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是次贷危机后的国际监管共识,符合快速有序处置金融风险的专业化要求。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广东省分局局长白鹤祥则表示,金融机构破产退出是市场经济竞争环境下优胜劣汰的必然。从加快完善市场机制的要求而言,建立金融机构有序的市场退出机制十分迫切。


如何加强监管的协调配合,周亮表示,监管要更多地学会倾听市场及企业的声音,出台政策的时候要广泛深入征求意见,加强央行、证监会、财政部、发改委等部门间的协调,形成合力,避免形成监管的叠加,尤其是负面叠加。要做到情况明、数据准、职责清、工作实、作风正。


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除防范金融风险之外,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也是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点之一。


中央财经大学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地方政府显性债务风险安全可控,不过隐性债务风险较大,目前还未建立完善的体制机制来管理隐性债务。今年防风险的重中之重是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然后稳妥化解存量隐性债务。


3月12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关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审查结果报告中称,有的地方仍违规担保或举借债务,防范化解债务风险任务艰巨。


“确实有个别地方政府仍在法定限额外,通过融资平台公司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借债务,也就是所谓的政府隐性债务,这方面我们已经采取严格的措施,不允许发生新的隐性债务,同时稳妥化解存量。”财政部部长刘昆在全国两会答记者问时说。


遏制隐性债务增量,首先要满足地方合理的融资需求。今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券限额定为30800亿元,创历史新高,比去年增加了9000亿元,这为地方政府重点项目建设提供了资金保障,从而一定程度上遏制地方违法违规举债冲动,也为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创造更好条件。


随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务规模越来越大,财政部要求完善专项债券管理方式,推进实行限额规模全额管理,有关政府性基金预算必须首先用于到期专项债还本付息,严格将专项债券与项目资产、收益相对应,依法落实偿还责任,确保专项债券不发生任何风险。


刘昆介绍称,我们严禁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加大了财政约束力度,有效抑制地方不具还款能力的项目上马建设。同时,管控好新增项目融资的金融“闸门”,对没有稳定经营性现金流作为还款来源或没有合法合规抵质押物的项目,金融机构不得提供融资。


财政部也要求各地妥善处置隐性债务存量,督促高风险市县尽快压减隐性债务规模,降低债务风险水平。鼓励金融机构与融资平台公司协商采取市场化方式,通过合适期限的金融工具应对到期存量隐性债务风险,避免项目资金链断裂。


目前多数地方政府都提出用5~10年时间来化解存量隐性债务,主要手段除了用税收收入、卖地收入等直接偿还外,还包括盘活出售政府资产等。


防控输入性风险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到了“防控输入性风险”。李克强总理称,世界经济增速放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加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外部输入性风险上升。


2019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分别下调2019、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0.2和0.1个百分点至3.5%和3.6%。IMF认为,贸易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等问题都是潜在的全球下行风险。


过去一周,欧洲央行降低了增长和通胀预期,马来西亚、菲律宾央行态度转鸽,由于许多央行对经济前景发出警告,除非央行通过实际的货币宽松政策来施救,否则全球风险资产将难以维持涨势。即使在有降息预期的国家,如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印度等,货币环境也只是从偏紧转为中性。


截至本周,美股自去年低位反弹近20%,上证综指反弹近25%,油价反弹近20%,全球宛若陷入了一片“再通胀交易”。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威尔逊(MichaelWilson)对此表示,当前的超跌反弹并不宜与V型复苏画上等号。以美国为例,当前的产能缺口已经从名义GDP的-1%(2016年初)上升到1.27%,这意味着盈利压力开始显现;其他新兴市场亦是如此,盈利压力和债务积压上升。


除此之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也使全球经济发展蒙上一层阴影。综合分析国内外形势,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政府工作报告称,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困难不容低估,信心不可动摇,干劲不能松懈。


徐光瑞对记者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提出要统筹好国内与国际的关系,并落脚在办好自己的事。这一落脚点,充分表明中央对经济发展已经有了坚定信心,即依靠我国大国大市场优势,同步推动技术进步,按照五大发展理念建设创新型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指日可待。
 
版权所有 ©山东中正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地址:山东聊城市开发区牡丹江路北武夷山路东
电话:(86)0635-2921888 2921889 传真:(86)0635-2921870